欢迎来到中国肢残人协会网站!

圆梦之旅——中国残疾人自驾伦敦

发布时间:2012/9/25 23:29:02    浏览次数:956

  2012年7月19日,我们驾驶着中国汽车从北京鸟巢出发,行程15000多公里,穿越亚欧十个国家,于8月28日伦敦残奥会开幕前夕到达伦敦,29日到伦敦碗现场观看伦敦残奥会开幕式,为中国残疾人运动健儿呐喊加油助威。
  一起从鸟巢出发的是11名中国肢体残疾人。我们自费、自驾完成了这一旅程。11人中6男5女,其中年龄最长的54岁,年龄最小的也有43岁。其中1名是在幼年时失去双手,其余10名下肢残疾人全部都是脊髓灰质炎患者,有14支拐杖,带了10张轮椅。甚至其中7人是重度残疾人,平时在家都有人协助帮忙推轮椅、照顾日常生活等,这一趟出来就得全部靠自己了。其中3人因为瑞典、英国签证没有通过,只走完了俄罗斯,提早从圣彼得堡飞回北京。另外,8月6日有3名残疾人和2名家属从北京飞莫斯科,2名残疾人从香港飞莫斯科加入我们的团队;8月14日有1名残疾人从澳门飞斯德哥尔摩加入我们的团队;8月21日又有1名残疾人及其家属从北京飞哥本哈根加入我们的团队。因此,最后到达伦敦共有15名残疾人和3名家属,但真正走完全程的是8名残疾人。残疾人自驾行万里在中国是第一次,境外自驾穿越十国更是史无前例。
  我们的行程从北京出发,经满洲里出境到俄罗斯,再经芬兰、瑞典、挪威、丹麦、德国、荷兰、比利时、法国,最后到达英国伦敦,总计45天。途中,分别在贝加尔湖、喀山、莫斯科、赫尔辛基休息了1天,在圣彼得堡、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逗留了2天,在伦敦住了3天,余下32天都奔驰在路上。我们租赁了六部车,每车基本上是两人交替驾驶。每日行程平均500公里,在路上的时间超过12小时,最长一日行程近900公里,时间达17个小时。时间、里程都如此之长的自驾,对残疾人车手自身体能、驾驶技术都是一个挑战和考验。
  残疾人出行,严峻的困难是环境的障碍——这包括每天都免不了的住宿、用餐、入厕以及上下车。台阶是最大的障碍,即便是到了无障碍环境已经很好的欧洲,仍免不了遭遇一级级的台阶,更不用说我们的行程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无障碍设施还不如中国的俄罗斯,更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一半的行程是在荒漠无际的西伯利亚,那里更谈不上什么无障碍了。明知自驾万里是非常的辛劳,甚至还存在着一定的风险,但我们仍义无反顾地选择出行。
  这是一个梦,而我们要放飞自己的梦想。肢体的障碍使我们的行动受限,驾驶汽车为我们梦想插上了翅膀,于是我们给这一自驾旅行一个美丽的名字:“梦想之旅”。此行万里长征面临种种困难,但我们没有畏缩,为激励自己喊出一个口号:“勇气人生”!
  45天我们经受了历练圆了梦,沿途更欣赏了美丽的自然风光,领略了异国的风情,见识了欧洲的文明,体验了人文关怀的细微点滴。虽然这只是走马观花,但感受却不少,一篇文章难以包容,我只能摘取一鳞半爪与大家分享。
一、走进西伯利亚原野
  我们的自驾行程要经过西伯利亚东部、中部和西部。除非自驾,旅游者少有到西伯利亚的,这恰是这次自驾行中特别值得珍贵的。
  印象中的西伯利亚是游牧民族居住地和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的苦役流放地,不仅流放过“十二月”革命党人,还流放过列宁、斯大林、陀思妥耶夫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等等,被喻为“没有围墙的监狱”。对西伯利亚,我充满好奇,充满渴望。
  夏日的西伯利亚原野上见不到一寸秃地,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如同一片大毡包裹着地面,那绿的大毡有黄的、白的、紫的、红的鲜花点缀其间,直诱惑着我们想在上边翻个筋斗打个滚。那花儿如同守护荒漠的精灵,她对着我们眨巴着眼睛迷人地偷笑。每次停车休息,我们都迫不及待地举起相机,捕追着那点点色彩的花朵。
  西伯利亚平原上的路一直延伸到天际,与之相接的是蓝天挥洒而下的白云,自驾车行驶其间,恍如天地浑然一体。有苍鹰在头顶上盘旋,还有有成群的乌鸦——乌鸦在那里似乎是吉祥的象征。偶尔见一群牛羊悠闲自在地吃草,不时有几只慢悠悠地穿越公路,这时我们就必须停车或放慢速度,兴奋地抓拍他们的身姿,欣赏着他们的从容姿态,戏称他们是公路上的“警察”。 偶尔遇到一个牧人,他们的装扮或类似美国西部的牛仔或像是现代的摩托车骑手。远处,看到一排寂静的小木屋,我们饶有兴致地走进农庄,正遇上一对新人的婚礼。
  西伯利亚高原上的路连绵起伏,行驶其间,犹如在植物园里玩过山车,刚才还是笔直的路,突然之间就来了弯道,急促得让你措手不及。白桦林是西伯利亚的骄傲,看过俄罗斯白桦林的油画,听过俄罗斯民歌《白桦树》,但到了西伯利亚才见到了真正的白桦树。林立在路两侧的白桦林,如同美丽的俄罗斯姑娘,白皙的肤色挺拔的身躯纤长的腿,婷婷玉立着欢迎我们的到来。树皮上天然琢成的图案,是鬼斧神工的艺术,用白桦皮制成的工艺品令人爱不释手,浸透着一股原始的清香。
  沿途走过西伯利亚的城市,最为突出的印象是每个城市几乎都有的列宁广场,列宁广场上都树立着列宁雕像,有的戴帽有的脱帽,有的挥手有的肃立,有的全身有的半身,各不相同。我们的心里有着深深的列宁情结,苏联解体后列宁仍在,是我心灵的慰藉。
  俄罗斯的工业向东推进,新西伯利亚是俄罗斯四大工业区之一,鄂木斯克市、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等也都是大工业城市,是重工业和军事工业基地。但可惜这里人口密集,城市规划差,交通拥挤,污染严重,在为俄罗斯做出巨大经济贡献的同时也牺牲了自然环境。
二、感受北欧人文关怀
  自驾车队从俄罗斯的圣彼得堡进入芬兰首都赫尔辛基。446公里公路从东到西,感觉似乎不该有太大的变化,但一路行驶过来,区别还是明显地呈现出来了。
  首先是出入双方的边境检查站。从俄罗斯出关时,俄方警员两次上车查验护照,又让我们每个人都挨个下车排着长队办理个人护照的签关,接着再排队办理车子的出关。尽管残疾人上下车、排队都很不方便,还是这么重复排队耗了三个多小时。接着排队进入芬兰边检大厅,当芬兰警员知道我们是残疾人时,不需要我们下车,替我们同时代办了车辆和人的入关手续。我注意到办检窗口还贴了张布告:对残疾人给予特别通道办理手续。看来这种人文关怀已制度化地进入常态。
  进入北欧后可以发现:人明显地少了,环境非常整洁,就连空气也都透着一股清爽。汽车也有很大变化,大卡车几乎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集装箱车;小轿车越来越高级,很特别的是许多小轿车后面还拖着个小货厢,偶尔还拖个房车厢——这让我十分向往——车顶上也常见顶着行李包。路面质量明显更好,车虽然还是那么多,却不那么拥堵了,严守交通规则是北欧的共同点,大家循序而进,开车变得那么的轻松。
  北欧的无障碍也是早有耳闻的,但百闻却不如一见,我们吃、住、行所遇到的环境障碍明显地少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瑞典的维纳恩湖,那里有许多游泳者和专门来晒太阳的人,我和几个喜欢游泳的也迫不及待地跃入水中畅游了一番。其实对于轮椅使用者、使用假肢、矫形器等肢体残疾人,到湖滨、江滨、海滨游泳都很不方便,因为下水之前他们得离开轮椅、假肢、矫形器。通常情况下,离开轮椅、假肢、矫形器后他们就得坐在地面上靠手撑着移动身子到水里。如果是一片沙滩,轮椅不能靠近水边,他们就还得爬行更长的路。游泳后上岸、更衣就更加困难。说实在话,不是因为水的诱惑力太大,如此艰难的下水姿势有谁愿意?而且这一过程不仅仅是艰难,还非常令人难堪。但非常意外地,我们发现了这里有专门为轮椅使用者设计的无障碍设施:一个平台方便轮椅停靠,一条坡道从平台缓缓伸进水里,让轮椅、假肢、矫形器使用者到这里游泳时可以轻松地进入水中。这里对行动不便者的观察细致和体贴入微着实让我深受触动。整个设计并不复杂,所有的湖滨、江滨、海滨都可以做到。无障碍设施建设往往不是能与不能做的问题,而是在设施建设时有没有想到那些行动不便者,是不是决意为他们提供方便。
  在北欧,还有一件事令我非常感动。我们去了丹麦一个专门为脑瘫患者提供康复服务的机构参观。这个机构已有几十年的历史,现有几十个脑瘫患者住在里边。机构内约有十座一层楼的建筑,患者六七人住一幢,有居室也有康复、健身、娱乐、餐饮等设施。每个人的居室都是两间套房,可以按照自己的喜爱来摆设。除此之外还配有工作人员,生活起居都在一起——就像一个小家庭一般温馨。在我们参观时看到院里的丹麦旗下了半旗,感到非常奇怪,问了工作人员才知道:前一天这里的一名患者去世了,院里是为他降了半旗。为一个普通的残疾人,一名居住在康复服务机构里的脑瘫患者下半旗致哀,这在许多地方都是完全想不到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事。
  无论是游泳坡道还是下半旗,阐述的是一个理念:人都是平等的,伟人或庸人,健全人或残疾人,都有获得尊重的权利。一个文明的社会正是透过这些细节告诉人们: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的生存都是有价值的,每个人都应当得到关注、重视和尊重。
三、管窥欧洲社会问题
  离开北欧,迎接我们的是灯红酒绿,五花八门。在途中导游就告诉我们,荷兰有三宝:风车、木鞋、郁金香;荷兰还有三毒:大麻、色情、同性恋,并且此三毒都已合法化。当我们的车到达阿姆斯特丹,车队里的男士们都蠢蠢欲动,晚上要去逛“红灯区”。虽然荷兰政府为打击犯罪,2008年整顿了“红灯区”,但“红灯区”并没有消失,妓女依然持证上岗依法纳税,色情业每年仍为政府贡献着大量税收。不仅荷兰,比利时、英国也都有“红灯区”。
  色情业伴生社会问题。卖淫、酗酒、吸毒、爱滋总是被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之后导致盗窃、抢劫、枪杀。
  在比利时我们还真遇上了。在布鲁塞尔广场附近,我们正寻找停车位时两次被摩洛哥人拦下,一次似乎是贩毒的,一次是要我们留下“买路钱”,虽然都被导游驱走了没发生什么意外,但也着实让我们大吃了一惊。导游告诫,这里移民、难民很多,千万小心看好自己的东西,晚上也不要单独出门。恰好,我们的东西就丢了。那天下午,一个队友在布鲁塞尔广场时,有两个中东的年轻人热情帮他拍照,之后他将相机挂在轮椅后,仅五分钟不到就发现相机丢了。晚上我们车队到酒店入宿,正在忙乱着卸行李时,一个伙伴的背包又不翼而飞了,他说其间他只是转身到车上取了一件衣服,挂在轮椅后面的背包就不见了。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我们立即电话报警,警方让我们到警局登记。到了警局,填了一堆表,做了一番登记,最后却被告知,布鲁塞尔移民、难民太多,这样的失窃案每天都有好几十起,多数案子都破不了,即使个别破了案找到窃贼的,也只能扣下他们身上的钱然后就放人,如果身上没钱的只能直接放人了。我们电话我国驻比利时使馆,使馆值班工作人员也表示爱莫能助。
  近几年欧洲将社会问题归结于多元文化主义,德国、英国、法国、荷兰等国的领导人都相继声称多元文化政策对国家安全会造成威胁,宣布本国多元文化政策失败。挪威的爆炸枪击案犯布雷维克就极力宣扬自己是多元文化主义的反对者。去年7月22日,挪威人布雷维克在挪威首都奥斯陆首相府引发爆炸,8人死亡;而后又到附近的于特岛青年营,向正在那里参加挪威工党青年团年度活动的青少年开枪,共造成69人死亡。我们在挪威期间,看到了被炸的首相府正在复修,并特意到了通往于特岛的渡口。渡口摆放了不少祭祀物品和鲜花,还有一些逝者的照片——都是非常年经的孩子,地上,有人用小石子摆放了一个心形图案。不远处的案发现场于特岛覆盖着茂密的树木,让我感觉去年的惨案既远且近。也就在我们还在欧洲的期间,听到对布雷维克的判决:77条人命仅仅判决21年监禁。
  有人说这是欧洲的宽容。对欧洲,我真的不懂。
 
  伦敦之旅,圆梦之旅,圆的是残疾人的自驾梦,更是残疾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梦想。45天的伦敦之行结束了,当我收拾归来的行囊,有旅途拍摄的一万多张照片,许多美景许多故事,还仿佛经历一次涅槃,获得了再生的感觉。
 
赵小瑜
2012年9月18日

协会章程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肢残人协会

地址:中国北京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186号 邮编:100034 E-mail:zgzxtg@163.com

电话/传真:010-66580074 网站联系电话:0898-65656769

投稿信箱:zgzxtg@163.com 主席信箱:zgzxtg@163.com

技术支持:海南微网动力科技有限公司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4012885号